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e sing-----showing

弥生 の 窝儿

 
 
 

日志

 
 

我一点都不怨他们甩了我  

2010-01-29 22:40: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师兄又发了很多很多的东西,车拉来,让我去看着,他们搬运.....哎,我心中的理想的工作单位啊,你离我那么遥远,为啥还老是抛出勾引我的诱惑呢?
就在我在那冻得小哆嗦外加又感冒鼻子吸溜吸溜得外加傻儿巴叽的站在一堆包装的无比美好却在大路牙子边上扔了一地东西跟前的时候,而且我们(我和东西)特别扎眼儿,为啥呢?因为我和东西都在路灯下,大黑天,当然路灯下最显眼,来来往往的人都向我们侧目,我悄悄观察了一下,他们都是朝东西侧目,很少是朝向我,悲哀。
但是,就在我转过身来时,我不用再回头看了,虽然我刚刚只是无意看了一眼,我也知道是谁们走过来了,他和她,呵呵,确切说,他和他的现任女友。我没有任何任何的心理波动,因为,对于那个人(严格讲是”首任BF"),虽然大学时处过二十多天,一块上过几次自习,一块绕过几圈校园,一块吃过一顿饭,但是我真的没有爱过他。但是,我相信,此时对于他的现任女友来说,是有一些小压力和不舒服的,所以,我就当没看见他们,摆弄我的手套。然后他们走过去了。后来我回去,乘电梯时,照了一下镜子,发现辫子稍上有根毛线,晃搭晃搭的挺明显,这让我比较沮丧,毛线是从围巾上掉下来的,早知道不戴围巾了,只有这一点。虽然我最近都没有好好的梳一梳我的辫子,我不后悔不沮丧,而且还将继续,保护头部,保护脑细胞,即使是梳头也要尽可能的不疼。长辫子想不疼,只有少梳。多洗啦。乱而干净的。

晚上做实验室时,我忽然间就想到了严格上来讲是“第二任的BF",我忽然间觉得那会儿我要是他,我也会甩了我,真的,那个时候我真是太笨了,还站在分子的大门外,什么什么都不会,什么什么都是刚刚接触,屁都不懂,负70超低温冰箱是不是都不敢确定,(虽然现在有个苗头显示我将要接管一把钥匙,一把能打开一台专用的负70冰箱的钥匙,今天拿着钥匙和螺丝刀子到冰箱拿东西,感觉就是爽,跟从公用的冰箱里拿的感觉就是不一样,我必须得把这个感觉记录下来)对于一个叫嚣着做分子的人来说,却连分子生物学实验里最基本简单的东西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会甩的,而且会甩的干净利落的。
其实那个时候我是稍稍知道一点点关于实验室之间换载体的事情的,关于其老板去换载体,我也想多谈谈,可是那个时候我连我们用的载体是什么都不知道,所以识趣的闭嘴了。
shut up ,什么也不必说了。

哈哈,对于下一任,我会严格挑选,⊙﹏⊙b汗......希望有的选.....以后.....
舍友那天听到她大学时男友结婚的消息时感慨万千,完了,我觉着她真的是掏心掏肺的跟我说的真心话“我觉着你夏天的时候可好看了,每天把自己收拾的都特别好,看你现在,不收拾了,似乎头发也不怎么梳了,还是收拾收拾自己吧。”

享受单身吧,不收拾真的很舒服!爱咋地咋地!美啊!

世界上最快乐的是什么,是自在!

对了,挑选条件还得加上,能让我感觉自在!

会不会太自我了?我就是太自我了!


PS:
(后审阅自己作的此文,感觉文风颇向《麦田的守望者》之风格,{原谅我的大言不惭} ,其实那天我是有看新闻的,塞林格去世了...也许是为悼念他,文风不自觉的就靠拢了过去,谨以此后补的几句话,再次悼念他)
犹记得从初中到高中,没少翻那本书,尽管从头到尾的读过,但在空闲时间,随便翻到哪一页,都可以津津有味的读下去,在我的感觉里,那是有点爱咋地咋地我自自在的小无赖的感觉,不只是霍尔顿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7)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