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e sing-----showing

弥生 の 窝儿

 
 
 

日志

 
 

2011年09月09日  

2011-09-09 10:26: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高好个气爽

村委会外面的街道上彩旗招展,因为有个村民明天要结婚

而我还知道的是村里有个老人前天去世了,丧事会在今天办完

=抱着孩子的小媳妇踩着咔咔的高跟鞋当街走过

上了岁数的大妈大伯唠着嗑当街走过

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

总想撒撒野

在办公室憋的心痒难耐

而村委会除了隔壁的隔壁的办公室的财会在,其他人都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只有满院子的阳光和凉爽的秋风,以及不远处的敲铁架子的声音,当当当当,每天如此

手头上还有几张表格没有处理完

但是在这宁静的不能在宁静的环境里 我有点迷失

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小时候每到这个时候,就妄想着能多穿一天裙子,大不了再穿上厚厚的长袜

有的小朋友,在裙子里面穿上秋裤(可能是被大人要求的),但是为了一份小小年纪的臭美的心思,再把秋裤卷上去,裙子盖住,看不出来,而若是不小心滑下来,则会遭到其他小伙伴的嬉笑以及背后议论

但是,有时候大人管得严,就不能穿裙子了,这个时候通常会穿衬衫了。

还记吗,小时候特别流行的衣服,有个各种各样花花领子的白衬衫,黑色的脚蹬裤。还有最常见的带有红边边的白球鞋。

记得,我的每双这种鞋子无一例外的最先坏的就是鞋底,每次都是在两只鞋的前脚掌上个磨一个洞洞。小时候走路是有多爱擦地啊。

等天气再凉一些,就得上马甲了,先是布的。然后是毛线的。

接下来就是毛衣。毛衣加毛坎。棉袄。棉袄加毛衣。

小时候被大人管着,穿衣服总是那么层次分明,循序渐进。

现在呢,爱谁谁,高兴穿什么就什么。也难怪,从大学的时候起,每到换季的时候总是会感冒,每次每次。

小时候,会为一件新衣服高兴的睡不着或者醒来的很早。几毛钱的乱七八糟的零食都觉得美味的不得了。

考得不好的时候回家的路走的无比艰辛。小学的时候二年级期中考试考第一,好像是唯一一次(没有并列的)。现在仍然记得当时爸爸的那个笑容。虽然爸爸经常笑,但是那种带有百分之百的满足和自豪笑在我的记忆里还真不多。

小学的时候外号叫“书虫”,几乎没有没看过的童话故事。小时候跳皮筋丢烧包踢毽子抓骨头子各种游戏没有一样是我擅长的。

小时候胡同里的其他小伙伴都在东关小学,只有我在中心小学。经常和高莹一起上下学,她家位于我家和学校的中间,经常,她来找我,在一起去学校。小时候还有个小伙伴叫郭守娟,她来家和我姥姥家一个村,按辈分我该叫她姨,每次她来我家找我时都会叫我妈姐。每到星期天,我都会去找她,为了抄她的数学作业。当然叫她妈妈姥姥,叫她爸爸为姥爷。到现在,我们还是好朋友。

小时候几乎和班里所有调皮的小男孩都当过同桌,可能是老师觉着我老实,不会和他们说话。也有过很老实得同桌,叫翟建全,他爸爸是画画的。小时候个子也比较高,一直坐在后面,倒数三排内。班里有个同学叫邬雪影。一次数学老师也就是肖文静的妈妈想提问我,看着我叫出了名字,但是叫错了名字,邬雪影先回答的。到下一个问题前她故意绕到我的位置旁边,看了看我的书皮上的名字,再然后叫出了我的名字,我回答了那个问题。

小时候,三年级以后,四五年级尤甚,年级里有很多调皮的男生,调皮到在往小流氓道路上发展。当时最乱的是三班。犹记得传闻他们的老大叫孙飞,还有一个叫什么虎的也很横,因为他的哥哥是道上的,他家在我回家必经之路的一个胡同口打烧饼。我们班的男生也越来越不老实,女生们就互相议论谁谁谁是黑社会的,谁谁谁又参加了什么帮派。当时我和高莹分析来分析去,只觉着班上可能只有一个男生没有参加这帮那派,就是坐在教室门口的杨云祥。女生也有组帮拉派的,一个帮派的喜欢穿一样的衣服。犹记得有个全年级级别的女生帮派的统一的衣服是白裤子黑色体恤还有一个马甲,以及项链。我们班也有一个,叫张丽。

小时候,以为学习好,颇得张为灿老师宠爱,把高高的我的位置调中间去了,还换了个矮板凳。同桌叫鹿寅,那时候长的特别漂亮,就觉着他跟小鹿似地。再后来同桌换了,名字叫秦胜男,而我的另一边坐着的是周胜楠。周胜楠特别会画画,尤其是画漂亮的小女孩。周胜楠的前面是殷萌,长的特别可爱。她经常去她奶奶家,离郭守娟家很近。她爷爷奶奶不在家的时候,我们还去她奶奶家自己做过饭吃。当时赵喆做的菜是拿一只碗,倒上半碗醋,放进去一些葱,在加点盐、香油、酱油。我做的是火腿肠,放油里一炸就好了。忘记其他人做什么了。

还和郭守娟、张艳娟、李长乐、周行等去南河堤野炊过,我们拿了郭守娟家的锅,在小树林里煮的面条吃。插一句,当时实在是野炊的作文看多了。吃完之后,男生爬树,女生拿土坷垃块砸男生。玩的很高兴。后来传到了班里,被议论。因为当时男生女生在一起玩还是“有伤风化”的。很害怕被告老师。不知有没有。

小时候的辫子是班里最长的,每次妈妈都给辫起来,为了下次好梳头。每次梳头都疼得我想哭又不敢哭。后来一个姑姑偶尔会给我梳头,梳的一点都不疼。所以我有了干妈。后来我们班上陆陆续续转来好多人,其中有个女孩叫李佩佩,辫子比我的长。她家是巨野的,她们村里有座小山叫黄山。去她家玩过,也是第一次见山、爬山。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